• <p id="ulrzl"></p>
    <acronym id="ulrzl"></acronym>
  • <ruby id="ulrzl"><option id="ulrzl"></option></ruby>

  • <track id="ulrzl"></track>

    1.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今日樂清?>?外媒視樂
      【浙江新聞】浙報關注樂清下山頭村村企共建 綠仙草種滿幸福村
      發布日期:2019-04-16 瀏覽次數:?? 來源:浙江新聞 字體:[ ]

      雁蕩山北麓,下山頭村被連綿的煙雨籠罩了起來。村口的田園綜合體服務站前,雨幕后一個模糊的身影正來回踱步。

      走近一看,原來是下山頭村黨支部書記高秀明,他正舉著手機和人通話:“田園綜合體項目進展的困難列一列,咱可得保質保量。”高秀明說的項目,正是7月1日即將開園的大荊田園綜合體。2011年,當地鄉賢回鄉投資,開始了“村企共建”。農戶將土地流轉至村股份經濟合作社,村里以800畝土地入股,不用負擔經營風險,農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門口實現就業,項目盈利還可得分紅。

      石斛文創園、農耕樂園、親子游樂園……陸續上馬的項目讓原本破破爛爛的小村莊變身“網紅”新農村。近日,我們走進下山頭村,感受這個小山村在高速發展軌道上,不斷煥發的生機與活力。

      村民變股東

      中午時分,霧氣散去,我們老遠就看見一座掛滿紅燈籠的木制庭院,門口的牌匾上寫著“下山頭農莊”。走進一看,寬敞的院子里,早已賓朋滿座。

      “生意看來還不錯嘛!”看到農莊老板高秀平樂呵呵地忙前忙后,我們打趣道。

      “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這不看著村子大發展,人氣旺起來,去年底就和兩個同鄉一起回來開了這個農家樂。”高秀平說。

      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擼起袖子也來搭把手,一邊撈著魚池里最后兩尾魚,一邊和我們嘮嗑:“別看我們村子現在環境好,過去我們這里到處是鑄造廠,路上滿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幾步褲腳都黑了……”

      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滿臉自豪看著院門口說,“瞧,現在我這門口就栽滿了廣玉蘭樹,對面是個農耕公園,遠眺山上滿眼都是櫻花。”和高秀平一樣,早前那些年,村里誰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現在大伙兒都想回村子來。“最忙的時候,我們一天銷售額能有4萬元呢!”

      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園綜合體建設,大家把土地流轉過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項目開園后馬上就有股金分。

      “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畝,種不了地也沒有產業,年輕人只能外出謀生,現在土地流轉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園綜合體,不止村里人回鄉工作,連外村人都稱贊我們這兒的就業崗位呢!大家日子過得就和酒一樣香甜喲!”說到這里,村民金可英給自己斟了杯酒。

      周堅宏向記者介紹石斛生長情況

      能人回故里

      走在下山頭村,“田園綜合體”已經成了村民們常掛在嘴邊的熱詞。午后,我們抱著好奇心來到“田園綜合體”。在這里,我們首先看到的就是聚優品石斛文化園。種植基地負責人周堅宏正忙著查看石斛生長情況。臨近采摘時節,莖條的生長狀況將直接影響產品的售價和村民的錢袋子。

      一棵石斛能讓村民這么有底氣?我們走進園內一探究竟。一路兩側樹木枝頭光禿禿,上面纏繞著一環環綠意盎然的莖條,綠葉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繩綁著,細藤則深扎樹皮中。見我們一臉茫然,周堅宏上前為我們解惑,“門口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邊才是真正的有機石斛森林。”

      我們走進200畝鐵皮石斛種植核心區,挑高的大棚內2884棵高6米的杉木樹干依次排開,形成一個立體石斛矩陣。在大棚頂端,布局了空中管網,工作人員用電腦、手機控制澆水,排風、水簾墻等智能化設備用于保障棚內溫度濕度。

      眼前這片“仙草”,是村里鄉賢方玉友在6年前回來投資的。當時,正在廣州創業打拼風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倆正是看中了家鄉的生態越來越好,便毅然決定回鄉投資,鎖定種植和深加工優質鐵皮石斛的發展思路。

      看到家鄉迎來發展機遇,一直在外地做銷售的周堅宏也當即決定回村學習種植。從對種植一竅不通的門外漢,到如今的“百曉”專家,周堅宏說,這幾年,像他一樣通過技術培訓或自學掌握技能在本村實現就業的人已經超過百人,下山頭村的發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雙手抓住機會,趁勢再加把勁。

      600畝水果種植基地里,不少果樹的枝頭現已掛起了果子。“品種那么多,不愁沒生意。只怕到時結了果子,來采摘的人太多,忙不過來!”周堅宏和村民們一邊疏果,一邊說得起勁。

      原本“靠山吃山”的窮鄉如今已經不滿足于單一產業培育,正向著以石斛為主的多產業經濟富村發展。從2016年起,村莊還做了總體規劃、村域基礎規劃、旅游規劃、鄉村景觀規劃和產業規劃等五大規劃。走在鄉村里,過去的叢生茅草如今變身為漫山綠林。

      頭腦“刮風暴”

      早就過了下班的點,高秀明卻沒閑著。吃完晚飯,他回到辦公室,撥通了村委會主任高宇的電話,綜合體項目到了最關鍵的時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進行,但是連續的陰雨天氣,讓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決定找村干部們好好商議一下。“我們得再把抓任務的時間和任務捋一捋。一起分頭找人吧!”在下山頭村,這樣的頭腦風暴已是家常便飯。

      15分鐘后,兩盞日光燈把村兩委會議室照得敞亮,15個人圍著會議桌擠滿一屋。“最近是植樹季節,我們因為連日下雨落下的綠化進度得抓緊,有技術困難的趕緊找專家。”高宇翻開筆記本,要落實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頁。

      下山頭村三面環山,村里的“百花街”僅去年就接待游客30萬人次。“照這個趨勢,我們的停車場還遠遠不夠。記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駐村干部周金福說,新停車場一定得盡早平整出來。

      “我們是‘雁山溪谷·秀麗田園’鄉村振興示范帶起點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麗鄉村特色精品村該有的面貌。”高秀明從手機里翻出剛從臨安考察學習時拍攝的照片給大伙兒看。“他們的村民環保意識可強了,連老人都知道,會腐爛的、不會腐爛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開放。”

      從臨安回來后,高秀明馬不停蹄開始打聽,找到一種可直接處理的分類垃圾箱,瓜果這類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動處理成為肥料。“這垃圾桶的價格不高,我們可以一試,但垃圾桶的布點和后期管理推廣,得大家再商量商量。”

      “可以實行獎勵提醒積分制度,激發大家的參與熱情。”“可以發揮黨員作用,挨家挨戶做好宣傳和指導。”……村兩委成員們你一言我一語,講得火熱。

      這些年,為了解決村子發展問題,這樣的夜談會陸陸續續開了數十回,像以流轉解決土地拋荒問題,與企業聯動化解村部分閑余勞動力,舉辦鐵皮石斛觀賞節引游客等金點子都是大家坐下來,刮一刮頭腦風暴碰撞出的。

      “怎么把村子建設好,讓外面的游客來村里呆得下來,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們都要想辦法讓農戶們分得滿滿股金,過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說 。

      時針轉過21時,農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復寂靜。但我們所看到的,是村干部們心里不停翻滾著的干事熱忱。這樣的下山頭村,何愁幸福不來敲門!


      【返回頂部】【打印本稿】【關閉本頁】
      0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免费电影网站